晉越app 李奕和 發自重慶

股權之爭後,金科股份(000656.SZ)再次因一起人事變動,迷霧重重。

1月13日,一則關於金科的人事調整消息,在地產圈炸開了鍋,量級堪比一個月前其對外公佈的4500億五年目標。

從市場流傳的消息看,這起人事調整有多個版本。其中一個版本:金科股份喻林強將卸任集團總裁職位,降為重慶區域公司總經理;而原金科重慶區域公司總經理周達,則升任集團總裁。

在另個版本中,金科股份董事長蔣思海和集團總裁喻林強將雙雙退居幕後,轉而由金科重慶區域公司總經理周達,接替集團董事長之位;原金科雲廣區域公司董事長楊程鈞,則接替喻林強,擔任金科集團總裁。

此外還有消息稱,金科原重慶公司董事長周達將一肩挑兩職,分別接替蔣思海和喻林強,任金科集團董事長、總裁職位。市場上的消息紛紛擾擾,讓人眼花繚亂。

但根據金科股份當日披露的公告,周達在候選人名單中排在首位,其接任集團董事長的概率更大。

該公司披露的新一屆董事會候選人名單中,提名周達、劉靜、楊程鈞、楊柳為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候選人;此外,提名朱寧、王文、胡耘通為董事會獨立董事候選人。這當中,除楊柳由紅星傢俱集團提名外,其餘人士藉由金科控股提名。

此前一直在金科董事會的現任董事長蔣思海和總裁喻林強,並沒有出現在新一屆董事會候選人之列。根據金科股份披露的內部消息,二人將會繼續留任公司擔任重要職務。

除此以外,金科集團創始人黃紅雲也未出現在新一屆董事會名單中。繼2016年8月,黃紅雲退出董事會、將指揮棒交給蔣思海之後,他遠離董事會已有4年半之久。

薪火相傳

事實上,自2021年開年以來,伴隨着房企新戰略規劃的調整,企業內部高管、人事的變動變得比以往都更為頻繁。

不足一個月中,世茂、新城、中駿、上坤、奧園、復地等房企的“總裁”職位都迎來了新的職業經理人。這些明星經理人有的是從企業內部升遷,如原新城控股董事兼聯席總裁梁志誠接棒王曉松成為總裁。

有的則從其他企業中跳槽而來,如將出任上坤集團執行總裁的周青,原為旭輝集團總裁助理兼武漢事業部總經理。

當然,也有如原實地集團副董事長兼總裁劉森峯、原彰泰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張巧龍、原三巽集團總裁王本龍等經理人,瀟灑從企業辭職離開,獨自走上自己的創業道路。

但沒有哪一起,像金科股份如今這樣顯得撲朔迷離。

從市場的消息可以看出,這起人事變動主要是圍繞四個人展開的,即金科董事會現任董事長蔣思海、總裁喻林強,以及金科重慶區域公司總經理周達和金科雲廣區域公司董事長楊程鈞。

這跟金科自身披露的董事會候選人名單,蔣思海、喻林強退,周達、楊程鈞進,似乎是一樣的。

從履歷來看,這四人在金科內部都可稱得上是中流砥柱式的人物。

蔣思海和喻林強不用説,前者是金科創始團隊老成員,後者在2002年進入金科,兩人都是金科老員工,共同見證了這家千億房企20多年的奮鬥之路,是推動金科深耕發展多年的實踐者。

至於周達和楊程鈞兩人,進入金科時間最短的也有14年之久,在金科內部基本也是一步一個腳印,大浪淘沙式走過來的,在多個部分都有任職,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其中,周達於2007年加入金科,歷任公司董事長辦公室經理、發展部副總監、總裁辦公室主任、華北區域和華東區域公司董事長助理、重慶區域公司副總經理兼任涪陵公司總經理、公司經營管理中心總經理等職務,直至做到金科重慶區域公司總經理職位。

要知道,重慶對於金科而言是大本營,要坐到這個位置,並不簡單。

金科集團的歷任總裁,包括蔣思海、喻林強,都是從重慶一把手的位置上升上去的。因此,此次市場傳言周達將接替喻林強,出任集團總裁職位,不無道理。

2016年,喻林強還是金科股份副總裁,兼重慶區域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周達作為金科重慶區域公司副總經理,正是在喻林強手下。那時候,周達不僅擔任總經理直管作為金科發家之地的涪陵地產公司,也曾在2016年出任金科股份職工代表董事。

到2019年2月,周達辭任職工代表董事退出董事會之時,其已坐穩金科重慶區域公司總經理職位。數據顯示,同於2019年,重慶金科在大重慶範圍內以501.49億銷售額位居第一,成為西南地區第一家邁入500億門檻的區域房企。

周達也曾因此名噪一時。

回到楊程鈞,在金科做了也有近20年時間,並始終就職於金科。他在2001年加入金科,歷任金科集團涪陵公司總經理、成都公司總經理、北京公司總經理,從京津冀經濟圈到中西部高速發展,跨越一二三線城市,是金科多年發展不可多得的得力干將之一。

2017年11月,金科正式成立雲廣區域公司,楊程鈞掛帥,在其領導下,雲廣區域從無到有,迅速擴張。2017-2019年,金科在廣西的銷售額在分別實現了13.27億、68.74億到95.76億元的跨越式增長。並在2018、2019年連續2年穩居廣西房企TOP10。

截至去年中,金科在廣西總土儲貨值預計已將近200億,與截至2019年底增長超過30%,實力可見一斑。據瞭解,在楊程鈞的帶領下,至2020年金科雲廣區域公司已多點佈局廣西、雲南10城51盤,各項業績指標名列集團前列。

金科後浪與未來

紛繁複雜的人事調整,或許與金科一個月前那場轟動一時的戰略説明會有關。當時,金科地產聯席總裁方明富西裝筆挺走上演講台,擲地有聲的宣佈金科下一個五年規劃目標:2025年,4500億。

猶如給市場拋下一枚深水炸彈。

按照這一戰略規劃,金科將堅持“四位一體、生態協同”的高質量發展戰略:即精耕地產主業,做強智慧服務,做優科技產業,做實商旅康養,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整合產業鏈生態圈;力爭向2025年衝擊4500億元的目標奮鬥,年複合增長率15%以上,併力爭衝擊更高目標。

回顧龍頭房企的規模之路,突破2000億之後,實現規模翻倍甚至更高的目標,他們大約用了3-4年。比如萬科,2014-2017年銷售額從2151億元到5299億元;以及保利,2016-2019年銷售額從2100億元到4618億元。

相比之下,金科預留了五年的時間,可見其在規模增長路上,並非一味求快。

近年來,金科的收益質量在持續提升,如毛利率、淨利率均呈整體上升態勢。截止2020年三季末,淨利率達到11.69%,創下五年新高。同期,據wind數據,金科剔除預收賬款的資產負債率為72.71%,連續四年下降,距離三條“紅線”中該值不超70%的目標,僅差2.7個百分點。

未來五年,在保持規模較快增長的前提下,盈利、負債等關鍵經營指標的持續優化,也是新一屆管理層的任務之一。

據瞭解,2021-2025年,金科將強力實施由高速度發展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由常規發展模式向創新驅動模式轉變,以及由單賽道為主向多賽道協同發展升級;由傳統地產向科技地產及數智服務產業升級。

具體而言,金科“地產+”業務在未來將迅速發展。按照規劃,科技產業(大產業)方面,到2025年,“大產業”板塊計劃銷售規模超過200億元,同時新增持有資產規模約100億元。

此外,商旅康養(大消費、大健康)方面,“大消費”板塊計劃到2025年銷售規模超過200億元,新增持有資產規模約200億元。

2013年2月、2016年8月,金科股份第一任董事長兼總裁黃紅雲分別辭任金科股份總裁和董事長,蔣思海接任,成為金科股份董事長、總裁。

到2019年2月,蔣思海辭任金科股份總裁,把“接力棒”交給了喻林強,但其當時依然金科股份董事長職位,並一直持續到現在。

過去的幾年時間裏,在蔣思海和喻林強的配合領導下,金科完成了千億級企業的蜕變。

特別在2017年 6月金科提出“跨越式大發展”目標後,銷售業績從2017年的658億到2018年的1188億,再迅速提升至2019年1860億。而根據公開數據,2020年金科實現銷售金額約2233億元,同比增長約20%。

金科的銷售規模,以接近翻番的速度穩步增長。

其2017-2019年營業收入規模也從348億元增長至678億元,營收規模翻倍,淨利潤總額從23億元提升至64億元,淨利潤達到2017年的近三倍。

此外,二人在上市公司規範治理、企業戰略規劃實施、人才團隊體系建設等方面,為金科的長遠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相較於蔣、喻等一批“老人”,金科股份新一屆董事會候選人一個鮮明的特點,是管理團隊更趨年輕化,以“7080”後為主力軍。其中,新加入的周達40歲,楊程鈞也僅44歲。

而紅星方提名的楊柳,現任紅星美凱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助理總裁,1985年出生的他,更年僅35歲,是本屆董事會最年輕的候選人。

金科方面披露的資料也顯示,本屆董事會候選人名單(不含職工代表董事)裏, “80”後佔多數,共5人,佔71.4%,“70”後2人,佔28.6%,平均年齡不到41歲。

但即便如此,在金科內部,周達曾連續多年參與公司制度和組織的頂層設計,作為金科跨越式大發展主導者之一,他組織擬定《金科股份跨越式大發展戰略總體實施方案》,是跨越式大發展的倡導者、參與者和推動者,在金科跨越式發展中貢獻突出。

金科也稱,周達、楊程鈞均是過去三年公司跨越式發展過程中的中堅力量,同時也深度參與了“2021-2025年高質量發展戰略規劃”的論證和制定過程,並將其看作是金科未來五年高質量發展新的領軍人物。

站在2021年的新起點上,周、楊如果真的如市場傳言,順利上位金科集團董事長、總裁,是否能穩住金科未來五年4500億的目標?接過蔣、喻衣缽的他們,能否繼續為金科創造更高的業績增長,將成為業界討論的話題。

交流爆料:3426315154@qq.com

本文著作權歸晉越app所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往期內容回顧↘
“反投”私募基金,祥生與三巽們的陽謀

孫宏斌“抄底”融創中國

地產大佬造車連續劇,朱孟依19億元拿下“蔚來”

旭輝的“合營”外衣

泛海再撕去一道地產標籤

賣掉世聯長租業務,陳勁松給出了一個“魔方”

富力雙線“搶收”